传统工艺支撑新设备 现代科技控污又减排 天坛家具厂整体搬迁 从

2018-11-01 18:44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法制晚报讯 (记者 王思思) 提到天坛家具,每一个老北京(楼盘)人都不会陌生,父母那辈结婚时的“大三样”,其中可能就有一件天坛家具生产的大衣柜。而今,天坛家具已走过60年的时光,在2016年,为了响应疏解首都功能的号召,天坛家具整体生产车间从西三旗搬到了大厂金隅工业园区。

  借着搬离老厂房,天坛家具除了将传统老手艺带到大厂外,还带来了最新的技术。世界先进的五轴加工中心、全部使用环保水性漆的机器人喷涂线、太阳能、生物质复合燃料为新厂房提供能量……在河北大厂,一条现代化的全绿色家具生产链已经打造完成。

  1983年就入厂的张秋文,可以算得上目前天坛家具厂最老的一批员工了。“天坛家具厂的前身是北郊木材厂,我是那里的木工,一干就干了30年。”如今张师傅已是满头白发,但是提到和天坛家具厂的缘分,他仍像孩子一样兴奋。

  记者了解到,早在在1956年时,北京市有东城区木器一、二、三、四厂——这便是天坛家具初始的雏形。而张秋文的父亲,就在木器厂做木工。随后,东城区木器厂又与电锯厂合并,组成北京市北郊木材厂。16岁时,张秋文就被送到北郊木材厂当小学徒,学习父亲的老手艺——木工,算是子承父业。

  1988年,北郊木材厂正式更名为天坛家具厂。“我父亲那时候是八级木工,在木工行业里算是很高的级别,经常给国家领导人制作家具。”对于父亲,张师傅现在提起来仍不乏崇拜。如今天坛家具厂从西三旗搬到的大厂,割舍不下对厂子的感情,张师傅每天都要花两个半小时,往返于北京和廊坊。

  在新厂区,张师傅主要负责管理刀具,即厂房内生产线上切割木材的各个机器刀口的打磨,“一个是因为从木工转刀工比较好转,另一个是因为目前家具厂的各个生产线大多都是机器生产,而刀工这个工种仍然需要纯手工打磨,还是需要点手艺活的。”

  记者跟随张师傅来到他的工作区域,这个小小的工作间瞬间让人穿越回了50年代:一整面墙上挂满了各种型号的刀口工具,空地上摆了六七台老型磨刀器……“这些都是我的祖师爷留下的,我都不知道它们用了到底有多少年了。”张师傅笑着说。

  记者看到,磨刀器使用的是传统的电机发动机,张师傅通过挑选出大大小小不同的磨刀石组合,便可以磨出不一样弧度的刀具。这些“W”“C”“L”等各种形状的刀具,经过张师傅的手,可以打磨成如新的一般锋利,然后安装到各个生产线的机器上,通过机器的极速运转,切割出不用形状的木材。

  在采访过程中,不时有车间的年轻人来到张师傅的工作室,取走已经打磨好的刀具,回去安装在他们负责生产线的机器上。“我现在年纪大了,也学不了年轻人的高科技,只能靠着自己的老手艺,站好这最后一班岗,把机器上最精细的零件打磨好,让生产线发挥最大的功效。”张师傅说。

  全自动化生产线 让家具制作更环保“来看看我们新厂房,这几年天坛家具发展得太快,我都已经跟不上了。”工作之余,张师傅带着记者走出他的工作间,参观起新厂房。如果说张师傅的工作间像50年代的老厂房,那么这个15万平方米的敞亮厂房,作为天坛家具新的生产线所在地,更像是外企的现代化大厂房。

  虽说是家具的制造地,但是记者仔细观察发现,大厂园区与其他家具厂有点儿不同。以往家具厂最容易产生污染的喷涂油漆环节,在这里换成了全国首条双机器人喷涂线米的生产线因由两台机械人手臂同时作业而得名,可以喷涂3米1.6米大小的家具板材。

  记者在现场看到,一块刚被打磨完毕的家具板材随着传送带被推送到机器面前,经过3D扫描后,设备自动生成喷涂技术数据;然后,在全封闭的玻璃空间内,两条机械手臂自动的前后左右移动。约三分钟后,一块焕然一新的板材便出现了。

  “以前给家具喷漆时,普遍采用的还是PU漆,这种涂料会产生大量的有机挥发物,对人体健康伤害严重。因此,当时的喷漆车间,工人们都戴着防毒面罩进行喷涂。一到夏天又闷又热,戴一会儿就憋得难受。”张师傅介绍。

  不过在这里,记者几乎趴在喷涂线上,也闻不到一点油漆味。对此,天坛家具相关负责人介绍,天坛家具新厂区全部使用水性漆,不仅更加环保而且没有气味,无论是消费者还是厂内员工,都不再需要忍受漆料的刺鼻气味。此外,水性漆可以回收再利用,可减少约30%的油漆废料。

  不仅如此,园区还特别设置了生物质复合能源站,当太阳不足或没有太阳时,由生物质复合燃料替代太阳能为厂区提供能源。而复合燃料的来源,则是生产中的下脚料——它们经过压缩干燥后,就变成了环保的生物质复合燃料。

  上述负责人透露,经测算,生物质复合燃料能源站全年可以替代标准煤1万吨,减少碳粉尘排放7240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2万多吨,减少二氧化硫排放610吨,减少氮氧化物排放量356吨。

  除了环保之外,新厂区最令人“称奇”的,还是“五轴加工”中心,“比如说桌椅腿、沙发扶手这种异型木材,以往需要6台机器同时工作,费事费力,但现在,只需要放在五轴加工中心,15分钟就能做成。”张师傅告诉记者。

  记者在现场看到,五轴加工中心更像是个机器人手臂,它能通过灵巧的“手腕”将木材的六个面打磨成想要的任何样子。而负责这台机器的,则是年仅23岁的赵康。赵康来到天坛家具不足一年,主要是负责搭建各种先进仪器的数据模型。

  “我本身是学数字控制的,没想到还能用在传统家具制作上。”赵康告诉记者,五轴加工中心很像是“3D打印机”,“你只需要把异型木材建好数据模型,然后输入电脑,机器就会按照你的数据模型打磨出一模一样的木材。”

  对于制作家具所需要的各种木材,按照赵康的速度,少则几个小时多则几个星期就可以建造出来。而对于赵康来说,难度最大的则是需要从头开始,“以前师傅们都是用图纸画,我要把师傅画在纸上的木材按照一比一的比例挪到电脑上,都没有可参照数据,所以比较费劲。”

  “一直以来,天坛家具都是需要技术的,此前是我们这些老手艺人,但是未来更需要这些懂电脑技术、会编程的年轻人,才能将天坛家具未来之路走得更远。”张师傅感慨地说。

凡注明“来源: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安全吗_凤凰彩票提现”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